电价双向调整 倒逼能源产业环保改造
2013-11-14 全球品牌网  萧飞、王金龙

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


一旦煤炭价格回暖,低价火电将难持续

  电价动了!

  在有关电价调整的传言纷纷扰扰之时,10月15日,国家发改委网站正式对外公布《关于调整发电企业上网电价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燃煤发电企业的上网电价向下调整,天然气发电上网电价则上调。

  此次“一上一下”的双向调整,表面上煤价“跌跌不休”和天然气价格持续上涨成为成本的推手,但地方电力机构已经感受到了来自环保减排的直接压力。陕西省地方电力(集团)公司方面咸阳一县局领导表示:“这次上网电价的调整具有双向性,主要是想督促火电企业能够加大节能减排的力度,同时暗示在建或拟建的火电企业,环保考核或将直接影响上网电价。”

  在环境观察机构美财社首席分析师黄少雄看来:“这也预示通过价格调整手段塑造国内环保电价体系的进程已经在有关层面悄然展开。”

  燃气发电难解困

  调价后,以上海为例,上网电价上调后每度电消化成本0.05元,仍有0.04元发电企业需自行承担。

  在此次电价的双向调整中,天然气发电得到了“鼓励”的信号。

  《通知》明确指出,适当疏导部分地区燃气发电价格矛盾。提高上海、江苏浙江广东、海南、河南湖北、宁夏等省(区、市)天然气发电上网电价,用于解决因存量天然气价格调整而增加的发电成本。在上海,部分发电企业已经收到了口头通知,燃气发电价格从0.454元/千瓦时上调至0.504元/千瓦时。 目前天然气发电厂的发电成本由三部分构成:总投资费用的折旧、燃料和运行维护。资料显示,燃料占燃气电厂发电成本的55%到75%,远大于燃煤电厂40%的燃料成本。

  今年7月10日,国家上调了非居民用气价格,调整后全国平均门站价格由每立方米1.69元提高到每立方米1.95元。中国石油大学天然气领域专家刘毅军经过测算后表示,以年利用小时数为3500小时的发电机组进行测算,气价若上涨0.4元/立方米,发电成本每度将增加0.09元。仍以上海市为例,按照一立方米天然气发电量约在5千瓦时计算,此次上网电价上调后消化了0.05元,仍有0.04元发电企业需自行承担。

  早在2011年就实现气价市场化改革的广东省燃气电厂也饱受成本高所带来的困扰。据广东省天然气发电厂负责人介绍,现在广东省大部分燃气电厂的气源来自西气东输二线,这部分价格为3.3元/立方米,其对应的发电成本在0.81元~0.83元/千瓦时左右,而目前广东省燃气发电上网电价为0.745元/千瓦时,显然解决不了发电材料的成本导致燃气成本的上涨。

  卓创资讯天然气分析师王晓坤认为,虽然国家对天然气发电有补贴,但补贴的幅度因地区而异,“以补贴较高的北京地区为例,北京燃气发电的上网电价在0.5元左右,发电成本在1元左右,补贴能给0.5元,刚刚好够发电成本。”

  “面粉贵过面包”的情形直接影响了地方政府和企业对于燃气发电的投入热情。在天然气价上调时,浙江省发改委相关人士就曾表示:“由于天然气价改导致采购成本上升,加之燃气电厂对天然气的需求量较大,地方政府很难再有充足的资金来大力支持燃气电厂发展,未来燃气电厂的审批或将更加严格。”而按照规划,到2015年,浙江省天然气发电量需要新增800万~900万千瓦时。

  火电 “买单” 难持续

  一旦火电企业加大环保力度,符合环保部要求,则上调上网电价便指日可待。

  燃气发电相比燃煤发电,最主要的好处是温室气体排放量较小。按照西门子研究院的数据,煤电机组(每千瓦时)的发电二氧化碳排放大致为570克,而天然气联合循环电厂的排放仅330克左右。目前,燃煤发电企业排放的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分别占到重污染行业排放量的57.8%和64.8%。

  从大气污染防治出发,在此次电价的双向调整中,“只调上网电价,不调销售电价;下调燃煤上网电价,上调燃气发电上网电价和加大电价附加”的做法也显示了让火电为天然气的涨价“买单”的意图。

  本次上网电价调整除云南和四川两省未作调整外,其他29个省市均下调了上网电价,平均降幅为1.4分/千瓦时。以2013年前7月,全国火电行业利润总额965亿元为基数,若2014 年火电发电量平均增速5%、厂用电率5%,下调电价将削减火电行业利润总额约530亿元。

  “这530亿其实就是火电厂的让利,由于终端销售电价不变,这部分钱等于是让电网直接补贴给可再生能源发电和天然气发电,后面的问题就是这些钱能不能都用在清洁能源发电上了。”港富集团黑色行业首席分析师张志斌表示。

  “火电虽然下调了上网电价,但是终端销售价并没有降低,那么意味着中间环节是最大的受益者,短期看可能就是电网企业。”一位不愿具名的新能源企业负责人表示。

  “我们不奢望能更多拿到利润,如果政府能落实之前承诺的补贴款就好了。”甘肃省几家风能企业态度一致。

  从治理雾霾的角度,火电让利清洁能源无可厚非,但是否能成为长效机制,仍是疑问。在华能集团高级经济师、中央财经大学中国发展和改革研究院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安华看来,此次调整幅度对于电厂来说暂时不至于伤筋动骨,也恰好可以解决新能源发电的成本问题。但这种方法仅适用于煤价处于低位的时期,一旦煤炭价格回暖,重新回归高位,这种方法就行不通了。“毕竟保障电力供应稳定的主力还是火电,天然气和其他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占比较小。”他说。

  《通知》中也显示,对脱硝达标并经环保部门验收合格的燃煤发电企业,上网电价每千瓦时提高1分钱;对采用新技术进行除尘、尘排放浓度低于30mg/m3(重地区低于20mg/m3),并经环保部门验收合格的燃煤发电企业,上网电价每千瓦时提高0.2分钱。

  这意味着,一旦火电企业加大环保力度,符合环保部要求,则上调上网电价便指日可待。华龙证券分析师白权武表示,由于此次电价调整明确规定对于火电企业达到环保部门标准的,可以提升上网电价,近期环保改造相关行业的咨询量大幅上升。

  管道改革创新

  单一价改难破“逢改必涨”,破题仍需机制除垄断。

  在“雾霾”的频频来袭之时,显然价格手段正在逐步替代行政手段成为塑造环保电价体系的主力。

  只是“拆了东墙补西墙”的方法显然解决不了天然气发电成本过高的根源,同样的问题在其他新能源发电领域也会出现。

  “如果天然气行业的结构和监管不进行改革,单纯的价格改革只会沦为垄断企业涨价的代名词,改革成本最终又会让下游使用燃气的企业和消费者承担。”这是金银岛天然气市场分析师马季的看法。

  在针对上网电价调整的讨论正“热火朝天”之时,中石化新粤浙管道即将成为国内首条以“代输”形式运输天然气的长输主干管道。这条管道被业内看作是打破中石油天然气长输管道垄断的突破点。建设的新粤浙管道选择“代输”后,下游用户将有机会越过管道运营公司,直接与上游气源供应商谈判确定气源供应价格。新粤浙管道运营公司在以“无歧视”原则运输天然气的同时,只向用户收取国家发改委核准的管输费。

  “虽然从目前来看,这条管道是中石化控股的。但事实上国家规划的是在建设过程中规定管道的送气量要远大于中石化所需要的送气量,余下的部分就可以用于‘代输’,这样不仅中石化投资的积极性较大,其他希望享受‘代输’服务的企业也有投资的积极性。这是今后打破管道垄断的一种很好的方法和突破口,也是一种大趋势。”刘毅军认为。

查看 萧飞、王金龙 所有文章

加入全球品牌网项目库
·拥有独立商铺,免费发布项目!
本站微信公众号:创业加盟项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众号:创业加盟项目大全

关注创业,关注项目,每日精选各领域有趣文章。(微信扫描如上二维码,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