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甘蒙晋效法陕西 中石油长庆“环保欠债”骑虎难下
2013-12-04 全球品牌网  王金龙、黄杰

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


“水土流失补偿费”博弈加剧

  虽然长庆油田此前被榆林中院司法冻结的23个银行户已经解冻,7万余名职工的工资也悉数发放,但长庆油田与陕西省地方政府在“水土流失补偿费”的争论上尚未有结论,长庆油田方面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否认已向陕西省在“水土流失补偿费”方面“妥协”。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建设生态文明,必须建立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用制度保护生态环境。要健全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和拥堵管理制度,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实行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和生态补偿制度,改革生态环境管理保护体制。”

  业内人士指出,如果中石油向陕西省低头,则可能在其开采业务所涉及的甘肃、内蒙古、山西、宁夏等四大省区引发连锁反应。

  “国家意图就是全国一盘棋,不可能任由各个地方政府出台标准。”权威人士向记者透露,上述问题已经进入国务院高层视野,《水土保持法》中所涉及的税费标准也成为涉事各方的关注焦

  “向陕西看齐”

  陕西省是征收了三项费用,而甘肃省只有一项,很明显,我们的地方法规不完善。

  记者从陕西省水土流失保持局得到的解释是,之所以解冻长庆油田账户是考虑到长庆油田7万余名职工的利益,而长庆油田方面并不愿意多做解释。

  来自陕西省水土流失保持局的人士称,“水土流失补偿费”不是针对长庆油田一家,延长石油、陕煤化,以及众多央企都交纳了水土流失补偿费,唯独长庆油田长期拖欠。

  记者获得的材料显示,陕西省水土流失补偿费并不是由榆林市水土监督总站征收,而是由陕西省地方税务局代征,属地征缴。陕西省财政部门统一设立了水土流失补偿征收专用账户,目前按照省级40%、市县两级60%的比例划解使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土保持法》(此为2012年修订后的新法,下文简称“新《水土保持法》”)第41条规定,只要通过省级人大,就有权力向相关企业征收。同为长庆油田油气开采区域的甘肃省,在实施新《水土保持法》的具体措施上却与陕西有着巨大的差别。

  甘肃省庆阳市水土保持管理局副局长冯强向记者表示,按照《甘肃省水土保持条例》,甘肃省已经遵照新《水土保持法》的相关规定,不再征收水土流失防治费,目前只按照每平方米0.5~1.0元的标准征收水土保持设施补偿费,分成比例分别是省级10%、市级10%、县级80%。

  “陕西省是征收了三项费用,而甘肃省只有一项,很明显,我们的地方法规不完善,省级政府层面对庆阳地区的水土流失重视程度不够。”庆阳市一位政府官员亦表示,甘肃省人大于2012年1月起通过《甘肃省水土保持条例》并组织实施,但该条例缺失具体的征收标准,这直接导致市一级地方政府无法对长庆油田等诸央企构成约束。最终结果是,长庆油田依据《甘肃省水土保持条例》,多年来总共向庆阳市就水土保持设施补偿费缴纳总资金不足1000万元。

  现实中,庆阳6000余口油井每年向长庆油田贡献原油数百万吨,2013年有望实现750万吨。同时根据甘肃省庆阳市水土保持管理局提供的《2013年庆阳市水土保持项目资金计划下达情况表》显示,庆阳市水土保持项目资金高达7436万元,其中国家下拨6454万元,地方配套982万元。

  争食“唐僧肉”

  长庆油田由于对环境的污染,常年来与地方政府纠纷不断,争议不断,甚至对簿公堂。

  长庆油田因油气当量突飞猛进,以及资源分布陕、甘、宁、蒙、晋五个省份,享有我国第一大油田的美誉。

  另一方面,长庆油田由于对环境的污染,常年来与地方政府纠纷不断,甚至对簿公堂。

  2013年11月底,记者在长庆油田甘肃省庆阳市的采油二厂油区看到,除了部分在建油井停工外,数以千计已经投产的长庆油井正在不停地采油。

  庆阳市水土保持管理局副局长冯强向记者表示,在长庆油田的油区中,地下水位随着石油开采持续下降。据了解,为了提高产量,长庆油田庆阳区域的油井均采取“注水采油法”,对水的需求量大。

  庆阳市政协副主席郭晓霞曾在政协甘肃省九届四次会议上明确指出:庆阳人今日面临的是严峻的石油污染,是在“用水换油”,可明日一定会变成“用油换水”;而未来将面临一个“油水俱缺”的结局。

  上述说法也得到了甘肃官方的调查印证,庆阳市以及甘肃省水利部门对庆阳地区水土进行检测的结果显示,因长庆油田常年对当地生态的破坏,使得庆阳境内8条较大河流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其中庆阳市的蒲河、马莲河连年来水质监测均为5类或劣5类水。

  记者获悉,宁甘蒙晋等拥有石油资源的省份正跃跃欲试,多个类似陕西省“水土流失补偿费”等区域性法规条例出台在即,目前4省区已在起草相关文件,且已与长庆油田进行了沟通。据了解,由于新《水土保持法》缺乏相关费用的征收标准,因此,目前大多数省份仍然沿用1991年出台的《水土保持法》在收费

  “这意味,上位法虽然由国务院制定、全国人大通过,但细节不明、缺乏统一的标准,成为‘僵尸法’,无法落地,因此导致由各省级人大制定实施的地方政策和各类办法良莠不齐,标准不一。”一位法律界人士称。

  央企地方博弈

  对央企而言,利税主要上缴给中央,如果中央同意向地方政府转移,则央企显然也愿意拿出更多的利税用来支持地方经济发展

  冯强向记者表示,庆阳市煤炭资源丰富,吸引了大量的央企入驻,其中有华能、华电、大唐等,虽然甘肃的水土保持费相对陕西已经很低,但仍需向企业催缴,其中华能集团下属的新庄煤矿仍拖欠104.6万元。

  据了解,庆阳地区未来年产煤炭总产量为2350万吨,但是对庆阳的生态补偿费总额却仅为284.22万元,而且是一次性征收。

  而根据《陕西省煤炭石油天然气资源开采水土流失补偿费使用管理办法》通知的第四条规定,在陕西境内,原煤的计费标准为,陕北5元/吨、关中3元/吨、陕南1元/吨。

  如果将陕西省的上述标准用在甘肃省庆阳市,按照关中地区3元/吨计算,在未来庆阳每年仅煤炭资源补偿费就高达7050万元,远远高于目前的284.22万元。

  日前,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荣民国际董事长史贵禄就向记者介绍称,他正在起草一份《关于请求解决中石油长庆油田公司与靖边县地方利益分配问题》的建议,这份建议将在2014年3月提交全国人大。建议中提到靖边县每年都向长庆油田贡献原油280万吨,天然气45亿立方米,但是长庆油田对靖边县的贡献仅为1.19亿元。同时史贵禄建议长庆油田应该向靖边县缴纳土地使用费。

  “问题是,中石油不是中石油高层自己的家当,它的归口单位是国务院国资委。”长庆油田一位管理层人士对记者表示,宁甘蒙晋等长庆油田油气开采业务涉及省区目前都已经找过来了。

  “不仅长庆油田应接不暇,中石油总部也左右为难。”上述人士暗示,对央企而言,利税主要上缴给中央,如果中央同意向地方政府转移,则央企显然也愿意拿出更多的利税用来支持地方经济发展。

查看 王金龙、黄杰 所有文章

加入全球品牌网项目库
·拥有独立商铺,免费发布项目!
本站微信公众号:创业加盟项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众号:创业加盟项目大全

关注创业,关注项目,每日精选各领域有趣文章。(微信扫描如上二维码,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