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州:拥挤的烤鱼之乡
2014-03-21 全球品牌网  《时代周报》

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


讲述人:谭骥

职业:财经媒体

回家路线:广州—万州

交通花费:1500元

年夜饭菜:春卷、剁椒鱼、口水鸡、藕丸子、土鸡汤、炖猪肚、海鲜杂锦、培根卷、粉蒸羊肉、蔬菜蛋卷家乡是一座江城。

它与彼得·海斯勒在《江城》中的描述有颇多相似之处,白天高亢、忙碌、拥挤,还有一脏乱;由于人口的增加与城镇化的原因,核心商区的交通非常糟糕,行人们在狭窄的人行道上簇拥着。

马路上很难找到运作良好的红绿灯,司机需要在横穿马路的行人中找到最佳通道,当然,在白天司机也很难保持速度,因为私家车激增,所以堵车成为了家常便饭。

不过,在这里长大的我知道,这座城市并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忙碌,也不像彼得·海斯勒眼中的涪陵那样到处飘扬着煤灰。

重庆万州,临江位于重庆主城区上游,距离重庆273公里,重庆直辖以前为地级市,称万县市。三国名将甘宁便出于此,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刘备入川,五年后,刘备分朐忍县立羊渠县,为万州建县之始。古时也称南浦、鱼泉、万川。由于航运发达,为长江十大港口之一,因此,古时经商之人云集。而如今,很多人听说过这座城市的名字,主要缘于满布全国各地的万州烤鱼。

我出生后,便随父母来到万州,18岁之前的生活皆在这里度过。来到广州工作后,回家乡的时间便越来越少,基本保持一年回家一次的节奏。

头等舱满员

事实上,多年前,这座不大的城市已经修建了机场,两个小时的飞机并没有让我留下太深刻的印象,更多的是匆匆而过。

记得在重庆读大学的时候,那时重庆到万州的高速公路还没有建好,万州机场一度开通了重庆到万州的航线,半个小时的飞机甚至没有给乘客留下任何打开电脑的时间,因为起飞前十五分钟与降落前十五分钟都不能打开电子设备

今年回家与以往不同的是,机票非常抢,临近春节的几天每个航班都只剩下昂贵的头等舱,庆幸的是,今年放假比以往提前了几天。上飞机后才发现,头等舱也满了,坐在上面的是一些衣着光鲜却并不时髦的中年人。

我很喜欢观察其他的乘客以及飞机上的空乘人员,而今年这些都有变化。过去,我每年回家都会碰到第一次坐飞机的老乡。有些人显得焦虑与紧张,有些人在登机时会不断询问工作人员各种问题,每年也会有几个在安检时就被拦下的人,因为他们带着一堆又一堆的东西,只用塑料袋装好。

而支线航班的空乘人员给我的印象也并不好,服务态度与主线航班有着天壤之别。他们有时会被第一次坐飞机的乘客的各种问题弄到脾气暴躁,有一次,我亲眼见到一位空姐呵斥一位没有放好行李的乘客。

不过,今年这些情况似乎都没有发生,顺利地回到了家中。

扩大的寺庙体积

家里的春节非常忙碌,并不是因为父母准备年夜饭,而是忙着到各家亲戚那里吃饭。而在当地出租车司机的眼里,这种团年饭除了团聚一下,没有任何的意义,没有任何一道菜只能在过年时吃到。

春节的娱乐方式也非常简单,多数时候都是几个亲朋好友聚在一起打一场麻将。一位四川的朋友在微信上发了一张川牌的照片,感叹如今已经难寻踪迹,这也勾起了我儿时的记忆。川牌,四川牌,又叫四川长牌,多印上水浒人物,小时候在院子里经常会看到一些老人在切磋,但现在,这些已经都被麻将所取代。

对于我这样一个不会打麻将的人来说,在一些聚会时,会显得有些不大合群。

大年三十,一群朋友驱车赶往一座在西南地区规模巨大的寺庙烧香祈福,临行前,两位朋友争执着头炷香会不会被当地政府的领导提前烧掉的问题。

实际上,我家附近也有一间寺庙,这些年,眼看着这间寺庙的体积变得庞大。这是解放前全国唯一的僧尼合庙的佛教寺院,原为观音庙,后改名为慈云寺。尽管寺庙离家很近,但这些年去过的次数屈指可数。

当年,我还在当地报社工作的时候,曾去采访过寺院里面那位九十多岁的老尼姑,她像背书一样不断向我表示对共产党的感激,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可用来成稿的言语,稿件最终也不了了之。

大年三十晚上,家乡笼罩在一层雾色之中。十二点未到,各处的鞭炮声响起,家里的两条小狗害怕地躲了起来。这时,慈云寺的烧香队伍已经堵住了整条街道,寺院里面不断用广播希望大家只购买寺内的香烛。

烧香拜佛的,吃斋饭的,将寺院围得水泄不通,空气中弥漫着鞭炮的火药味,香火产生的雾让雾变得更浓,在这层迷雾中,春节来到了。

恰同学少年

家乡遇到了很多老同学,大多同学已经结婚生子,买房买车。一位同学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土豪,高中没有念完的他,后来跟着家里人做房地产生意,据说自己公司的规模已经上亿。多年后,他仍然忘不了当年学校里班主任对他的鄙视。

后来,听说他与这位老师在一家饭店遇到,那位老师对他已经不能用态度改观来形容,临走时,还希望他能够在必要时帮自己一把。春节时,这位同学在一家比较上档次的饭店里面订了几十桌,与自己的朋友吃团年饭。

公务员们在今年则有很多的抱怨。一位在某部门的同学称,今年春节没有发到一分钱的年终奖,只是在伙食上团聚了顿餐。而另外一个单位的公务员则庆幸自己今年年终拿到了2000块的分红。

同学聚会虽然匆匆一过,但也让人印象深刻。除了看到了多年未见的同学以外,还见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场景。当年成绩最好的同学与几乎成绩最差的同学一起喝着酒,讨论着家乡的房价。这个没有支柱产业的人均收入并不高的城市,房价已经达到了6000元/平方米。因此,很多人前往重庆主城区买房,这与家乡的房价差距并不太大。

不同的是,成绩最差的同学已经在重庆买房,而成绩最好的同学却还身处外地工作,仍然租房度日。

其实,对于一座规模并不大的城市而言,买车显得没有那么必要。不过,这两年家乡糟糕的交通,主要原因便是私家车的激增。一位在家乡工作的同学也表示了同样的疑惑,当地人均收入非常低,却有很多人在买车买房。也曾听说,由于库区移民搬迁,有人一夜暴富。

当然,也有赚到了钱回家生活的同学。那位同学回家后便买了一辆宝马,然后告诉我,她喜欢家乡的舒适以及生活的节奏,大城市的空气质量太差。

家乡的冬天潮湿而阴冷,虽然是一座江城,却因为四面环山,很少会有大风。蜿蜒曲折的公路盘踞在略有陡峭的山边,看起来没有太多章法,却很合乎逻辑,新建好的万达广场正好就在江边,而远处雾中的,是一排排已经建好以及正在修建的楼盘小区。

它也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忙碌。


查看 《时代周报》 所有文章

加入全球品牌网项目库
·拥有独立商铺,免费发布项目!
本站微信公众号:创业加盟项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众号:创业加盟项目大全

关注创业,关注项目,每日精选各领域有趣文章。(微信扫描如上二维码,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