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的国际接轨:有考试选择权
2019-03-30 全球品牌网  熊丙奇

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


有人说他是“中国第一铁脑壳”、“高考最牛钉子户”,甚至称其为“现代范进”,但他一也不在乎。今年,他第15次参加高考,而且是与儿子一起赴考。他就是梁实,四川成都人。他说自己的专职是“考生”,兼职是“生意人”。他的愿望仍然是考上四川大学数学系。(6月8日新华网)

高考显然是当下中国最热的“公共事件”。在这样的背景中,15次参加高考的老梁,不引起社会关注都难。但从公民的考试权角度看,不仅老梁,其他任何人无论参加多少次高考,本质都属于个体事件,其本人高兴即可。

考试权被人为设限在中国古已有之。科举制度下,娼优、丐户、乐户等所谓“贱民”便无资格应考。我国多年前取消高考报名的年龄与婚否限制,其实质就是还原考试权。可惜的是,这种还原还远远不够。

不妨设想,假如一年考多次,每次考试都有效,都可以成为申请进入大学的依据,参加15次高考的梁实,还会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吗?以美国为例,SAT考试(中文名称为学术能力评估测试,其成绩是世界各国高中生申请美国名校学习及奖学金的重要参考)一年考7次。考生报名缴费一次,就可参加其中的3次考试,并可用其中最好的成绩申请进入大学。在这种情况下,谁还会去关心其中的某一次考试,以及某个考生考了多少次?

进一步推想,如果一次考试成绩有效期可达2年或5年(SAT、TOEFL成绩的有效期为2年,GRE成绩有效期为5年),并且只是申请大学的基本条件之一——大学还要结合申请者的其他条件以及面试考察情况进行综合考量后才能录取,老梁还用得着反复参加性质相同的考试,以至耗费15个春秋吗?他完全可以把功夫花在提高其他方面的素质上,如此无疑对其发展更有用。

充分的考试选择权要求每次考试的成绩都能被长期承认,而不是像“一次性用”一样只有很短的有效期。这也是考试本应具备的属性,是公民考试权的基本保障。但这些属性,在高考这类关乎社会阶层流动的重要考试中并不存在。由于没有充分的选择权,对绝大多数考生而言,要想被大学录取,只能参加这一年一度的集中大考。加之考试成绩不能跨年使用而只能在当年的录取中派上用场,使高考难免成为“独木桥”。

高考中选择的唯一性,与我国现行的大学录取制度紧密相连——一次性集中录取,根据学生的考试成绩高低,结合志愿提取学生档案。某种意义上说,高考更像是是一种“行政许可”——考生成绩达到一定“国家标准”,就能被允许进入大学。

官方数据显示,我国今年的高考报名人数为933万,计划录取675万。高考录取率已经达到72.3%。在大学入学资格不再是高度稀缺资源的情况下,教育行政部门依然将高考的功能维系在“行政许可”性质的选拔上,既不利于基础教育的人才培养,也不利于落实大学的招生自主权。笔者认为,高考改革应该首先朝还原考试权方向深入,创造条件让每个公民可自主选择参加多次考试,录取标准不再只盯考试成绩。如此,无论是家长,还是学生,方能放下沉重包袱,更加从容与理性地对待高考。

查看 熊丙奇 所有文章

加入全球品牌网项目库
·拥有独立商铺,免费发布项目!
本站微信公众号:创业加盟项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众号:创业加盟项目大全

关注创业,关注项目,每日精选各领域有趣文章。(微信扫描如上二维码,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