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乱象与愚昧的思维
2019-04-01 全球品牌网  廖新波

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


网友给我发出一封私信,颇为煽情:请转发。可惜一个年青科学家,英年早逝。实际上几个月前我就知道,但是有人不同意报道。现在人已仙去,我们想告诉大家他是什么样的优秀导师 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健康科学研究所刘廷析研究员,因病逝世,谨此表示深深悼念!他,年仅44岁,是一位十分有作为的中青年科学家,一直奋斗在科研第一线,为人师表!可惜天妒英才!我毕业时,他刚刚进所,就耳闻其为人风范!

他的事迹我还没有来得及看,或许很优秀,或许也有不尽完整之处,但是作为一个人的一生就这样地离去,太可惜了!我在微博只有告诫两点:一是劝忙于工作和事业的人们呀,不管你贫或富,不管你官或民,只有生命是自己的,没有了生命你就无法报答社会,实现你理想!如此年轻地走了,留给你情人太多的悲伤!二是呼吁我们的政府在大力培养科技人才的同时要多关爱,毕竟培养一个人才的成本很高很高!

如何爱护自己的生命是要讲究科学的。但是盲目地“保命”,也是徒劳无益的,甚至是加快死亡。借刘教授的离去这个事件,我也接亚胜医生给我的一篇文章:“养生乱象的根源与科学保健之路的探索”。让人们从中汲取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和思考。

批斗张悟本告一段落,似乎最近又兴起了批斗马悦凌。一个“神医”倒下,过一段时间又有一个“神医”站起来,接着倒下,下一个又站起来……这样的游戏总是在不断的重复着。每次各界人士都在不断的反思,但是闹剧还是不断重复,甚至,无论怎么炮轰,挺张挺马派依然大有市场,甚至有不少网络煤体的调查中出现挺张挺马派压倒倒张倒马派,其中,最多人支持的理由是,他们是得罪了所谓的利益集团,被人妒忌报复的。甚至医院、医生也荣幸的被邀请进利益集团,因为张、马影响了医院的生意。毫无疑问的是,医者父母心,没有哪个医生希望人民群众多得病,为了一己私利压制正确的保健知识的传播,毕竟,医生的家人,大多数也是普通群众。但是,也不是说医学界毫无责任。正道不举,所以邪行天下。政府、医学界、媒体未完全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所以歪理邪说才能大行其是。

张悟本、马悦凌等人的成功之处,在于半真半假,先说一点公认的保健常识,然后信口开河,如果都是假的,那当然没人信了。他们的光环,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的能力,对他们的养生观念中的错误部分,由于他们的光环,普通大众很可能缺乏鉴别力而导致盲从,造成严重后果,被打压下去,是必然的事。他们之中,也许有些人是利欲熏心,也许有些人本来并没有恶意,但由于他们没有受过系统的医学教育,不知道人体的复杂与疾病的可怕,从几本书上学到了一些知识,于是就找几个人试验一下,似乎真有好处呢,就把自己当神医了,以为医院医生都是骗人钱财的,自己可以轻松治百病,敢于为人出谋划策,甚至着书立说,上电视大谈养生,甚至乎口出狂言“别让医生害了你”,雷死人不偿命。这些人不可能担当起国民保健的重任。

但是,本应担当指导国民正确保健重任的医学界,也存在着问题。

首先是在医学教育中,保健知识的教育不足,一般的临床医生缺乏提供较完整的保健知识的能力。说到这里,也许有很多医生不服,那么,请医生们问自己一个问题,很多疾病如高血压、糖尿病等非药物疗法能起到很大效果,自己是否能开出一张运动处方,营养处方,在具体执行细节上指导患者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吃多少,怎样运动,不同的疾病时应该怎样调整?以一个最被普遍采用的健身方式跑步来说,用什么姿势跑步是最科学的,该以什么样的速度跑,跑多久,每周跑多少次,一次跑多长时间,怎样根据身体的反应调整,不同的年龄要作什么样的调整,不同的季节要注意什么,跑步有什么风险和容易出现什么损伤,怎样克服枯燥情绪以持之以恒?当然,你可以说这不是我的专业,那么,请问,你知道应该是什么专业的人士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本地有哪些地方能提供这个服务,有没有介绍过病人到专业人士那里接受保健指导?还有一个事实是,临床医生中患有各种慢性疾病和损伤的比例相当高,固然一方面与医生的职业特点有关,他们付出的太多,但也与他们保健知识不足及惰性有一定的关系。

既然一般的临床医生不能提供较完整的保健指导,我们再来看看医院的保健相关科室。政府、医院甚至医生,对保健这一方面不还够重视。保健相关科室所获得的经费,医生在医院的地位、收入与其它临床科室没法比较,先天缺乏吸引力,而很多有才华有追求的医学生,更愿意选择临床专业,救死扶伤,“做一个真正的医生”,造成医院的保健科招聘时学历要求较低,平均学历与临床有差距,人员偏少。而一般人也往往认为有病了才到医院,很少到医院接受专业的保健相关指导,保健科,目前在很多医院来说担当的位置更像是“体检科”,这也反过来对医院保健相关科室的发展造成了障碍。如果说由于社会上流行中医治本,西医治标的说法(当然事实并非如此),西医院的保健业务地位尴尬还情有可原,但据我了解,在中医院中,保健指导的相关业务也只是很小很小的一块。

再说说健身房的健身教练。健身教练的入门条件偏低,并且缺乏统一认证,现在国内还没有一家被国家完全认可的健身认证机构和规范的准入制度,不同的机构各自为政,质量参差不齐,能提供系统的医学知识培训的较少,未受过专业医学训练的健身教练,他们更注重的是追求运动成绩的提高和肌肉的强壮等等可见目标,对健身中可能出现的损伤、风险和意外缺乏应对能力,而对全民健身运动起的指导作用也不足。

这是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与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健康需求相比,在中国,目前能完全担当起指导人民群众正确保健的责任的人远远不足。

在中国,歪理邪说大行其是,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被过分神话化的传统养生文化(一般人想到的多数是吃)与国人骨子里的惰性。在很多人眼里,吃似乎能解决一切问题,有人说吃什么能养生,那么感兴趣的人很多,但是如果说要运动,那么大多数人就会摇摇头走开,更不用说花钱接受专业的指导。不花钱,不费劲,治百病,是很多人最愿意听的消息,纵使上当受骗下次也仍然会乐此不疲。当得了一些西医短期内解决不了的疾病或普通人体质差的,很多人便喜欢到处寻“秘方”“神医”,吃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没有效果就会认为是自己运气不好,还没有找到真正的“秘方”“神医”,继续追寻下去,但就是根本不愿意参加锻炼,把锻炼当作一件很苦的差事甚至避之不及的毒药,不少医务人员也是如此,能经常参加锻炼的医务人员,比例很少。而在发达国家,运动是一件很流行和时尚的事,很多发达国家的领导人如普京,奥巴马,布什,萨科奇等等,都是运动健将,而于咱们国内,众所周知的,温总理也是运动健将,出访时也常常开展运动外交。

如此多的原因,决定了这是一个“神医”辈出的时代。

那么,如何改变这种现状呢?

没有包治百病的灵药,当然也没有包治百病的书,不可能出现一个“大师”,写一本书,然后解决所有问题。首先是政府要加强面向公众的体育设施的建设,推广全民健身运动,加大对保健学科的重视和投入,大力投入保健相关的科研,建立吸收传统养生的长处,以现代医学为基础,科学、严谨,易于实践和评价、调整,高效率的多学科交叉的的保健学科,组织编写规范的教材,规范准入制度,进行相关专业人员的培训,提高他们的学术、社会地位和待遇,吸引优秀人才,建立以专业保健医师为顶端,普通临床医师、社区医务人员、健身机构的健身教练和社会保健指导员等共同参与的完整保健指导体系,并在中学、大学中开设保健指导课程,引导国民进入科学、理性的保健体制,保证国民的健康,延缓衰老,减轻老龄化带来的沉重压力。

而对于个人来说,要打破对传统养生的过分崇拜,改变以吃解决一切问题的习惯。不否认传统养生在几千年中积累了很多经验,但是,它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古代的食物很纯净,理论很正统,但是并未见古人的平均寿命的与今天相比有什么优势,集中了多数资源的达官贵人也同样如此。谨记有付出才有收获,坐在家里,天上不会掉馅饼,不要梦想找一个神医开一张神方就可以终身无忧,获得和付出是成正比的,至少是呈正相关的,有付出才有收获,而且,其中付出的自己的劳动比付出的金钱更重要得多。接受专业的保健指导,科学饮食,科学锻炼,持续终身的金钱和汗水的付出,你的身体才能给你终身的回报。当然,每个人的遗传体质不同,经过同样的努力,不同的人可能达到的状态不一样,但毫无疑问的是,它一定会使我们大大提高自己的健康水平,比昨天的自己更健康。

对于媒体来说,希望媒体能大力宣传科学的健康知识,传达正确的保健理念,对各种神话保持警惕。

查看 廖新波 所有文章

加入全球品牌网项目库
·拥有独立商铺,免费发布项目!
本站微信公众号:创业加盟项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众号:创业加盟项目大全

关注创业,关注项目,每日精选各领域有趣文章。(微信扫描如上二维码,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