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欧债危机?
2019-05-15 全球品牌网  张茉楠

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


在欧债危机愈演愈烈的当下,全球六大央行联手救市旨在降低全球美元融资成本,稳定金融市场,为解决欧债买时间,然而对市场的支撑作用仅仅是短暂的,或是心理层面的。短暂的利好刺激过后,欧元区的命运依然有待欧盟峰会的裁决。

经过十几个小时紧张磋商之后,欧洲国家领导人9日凌晨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宣布,欧盟23个成员国同意缔结政府间条约,以强化财政纪律,并采取其他措施,应对愈演愈烈的欧债危机。然而,我们不能就此抱有太大期望,因为欧债危机并非欧洲自身所能解决,其解决的长期性、复杂性和艰巨性超乎我们的想象。

危机似乎是这样演绎的,一场始于2009年底爆发的欧债危机,由外围国家逐渐渗透至西班牙意大利,甚至法国等核心国家。在这一过程中,欧盟领导人应对危机反应迟缓,始终无法出台一整套有效的拯救机制,令市场信心遭受重创。近期,葡萄牙、比利时、匈牙利频现降级潮,欧元/美元基准掉期利率出现严重恶化,意大利3年期国债利率再次冲破8%的历史红线,法国、比利时和西班牙三国5年期国债CDS费率创下纪录新高,就连一向被视为无风险资产的德国国债也遭遇流拍风险,欧洲主权债券市场的融资“瘫痪”,也将全球经济推向危险边缘。

然而,欧债危机至今为何拿不出切实可行的方案,也许不完全是欧盟领导人的不作为,或许也不是政治分歧难以弥合。在全球主权债务风险泛滥的大背景下,主权债成为被大幅沽空和抛售的对象,所谓的“安全资产”不再免疫,CDS违约保护成本大幅飙升,一些被市场奉为“铁律”的规则在这场债务危机中一个个被打破,不断抛弃高风险的主权债券已经成为无法避免的大趋势。

在相当长的时期里,发达国家的主权信用债券都被视为财富和无风险资产的标志,可以被视为衡量其他金融资产价格的定价锚。由于发达国家享受全球最高的信用评级,因此,融资成本和违约成本都相当低廉,这加剧了发达国家债务的过度积累,造就了债券市场的长期牛市,而金融危机中,发达国家大规模的救市以及发债更是变本加厉,将债务规模推至风险极高的水平。

根据IMF的数据,从2007年次贷危机开始至2010年,全球经济体财政赤字占全球产出的比重平均上升了15个百分点,全球公共债务增加约15.3万亿美元,几乎等于此前5年年均债务增加量的3倍,负债水平普遍比危机前的2007年提高了15%-20%,进而使各国政府债券占比上升至35%左右。2010年美、欧、英、日四大经济体总债务余额达到84万亿美元,约为其GDP的2.4倍,在全球债务分布中,排名前10位的发达国家经济体外债总和,已经占到全球债务份额的83.8%,这使得发达国家越来越形成对债务融资的高度依赖。

而伴随着欧债危机愈演愈烈,主权债变得越来越不安全,发达国家的债务依赖性经济模式正在走向尽头。事实上,美债被降级正是这一标志的开始。8月份,美国国债首次失去“3A”评级,全球资产重心的价值中枢大幅下移。因为在全球3A信用评级中,美债占七成,是全球资产定价的基准。美债信用级别调降后,随之而来的是无论是股票、金融,还是大宗商品市场都在暴跌。标普降低美债,对全球金融来说是极具标志性意义的事件,因为等于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