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PO惨败的阴谋
2019-05-15 全球品牌网  吴迪

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


Facebook IPO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IPO,被誉为Google般难得一见的股市致富机会,甚至被誉为美国股市救世主。根据美国投资公司协会(Investment Company Institute)的数据,截至去年12月底,投资者已经连续第五年从共同基金那里收回投资现金。根据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今年3月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11年年底,美国家庭持有价值约8.1万亿美元的公司股票,与2007年同期的9.6万亿美元相比下降了约16%。自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股市表现一直差强人意,在过去的十多年里,标准普尔500指数并未实现实质性增长,目前的交易水平与1999年时没有太大差别,灰心丧气的零售投资者一拨接一拨的抛弃美国股市,这个趋势正在不断恶化,直到Facebook进入IPO轨道,人们期望社交网络天皇的史诗般壮观的IPO能够盘活死水一滩的美国股市。结果,Facebook IPO在万众期待之下非常惨烈的失败了,截至周五收盘,Facebook自上市以来的股价跌幅累计达到16%,报收于每股31.91美元,表现甚至远差于Linkedin。

Facebook的IPO确实有很多泡沫,但表现如此之差还是让人匪夷所思,坊间评论员几乎都在白发搔更短的为此寻求解释:无外乎发行价过高,道德缺失,承销商和股东的贪婪等等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陈辞滥调。屋漏偏逢连夜雨,除了这些陈词滥调之外,Facebook IPO的惨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技术故障,除了IPO推迟30分钟外,还出现了2.5小时的故障时间,使得众多券商无法下单。

技术故障好像成了一个困扰美国股市的UFO事件,时有发生,却只能得到语焉不详的解释。今年3月27日,同样万众期待的Bats IPO也遭遇了技术故障,开盘后极短的时间内就把Bats股价冲到了小于一美分。有一些交易甚至以零美分成交。Bats IPO壮烈牺牲了。事后华尔街日报指出Bats IPO有可能是High frequency trading的受害者。(HFT/High Frequency Trading/高频率交易:用超级电脑分析市场数据,在微妙以内进行交易,彼此竞争的主要方式是比速度。因为HTF占全美证券交易份额已超过70%,所以一般零售投资者都是从HFT交易员手里买到股票。HTF的回报率极低,每一股连一美分都挣不到,但交易量和交易频率都是海量,所以在短时间内能够产生巨大收益。因为美国证券交易额的70%以上掌握在HTF的超级电脑里,所以业内有人开玩笑说,美国股市已经被《终结者》影片中的大反派天网(Skynet)操纵。由于HTF用Google般高阶的算法系统(algorithm)来执行交易,所以人们又戏称HTF交易员为Algo。)具有讽刺意义的是,Bats本身就是HTF的交易平台,结果却死在HTF手里。

Facebook和Bats都是技术故障的受害者,但都不是最惨烈的例子,最惨烈的例子是华尔街“闪崩”(Flash Crash),2010年5月6日那天美国股市在不到20分钟的时间里蒸发了8620亿美元,当时冲垮市场排山倒海的卖压主要就释放自Algos。

5月18日Facebook的IPO惨剧极有可能也是Algos造成的。若干Algos的出价不断高于问价(crossed,也就是无效出价,因为同一交易所内出价等于问价就可成交),导致其他本来为Facebook做市支撑的Algos无法做市支撑Facebook,结果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卖盘急速冲垮了买盘的防线。摩根斯坦利倾尽全力也没能拯救Facebook IPO就是这个原因。这一切听起来就像科幻小说,但是美国著名的市场数据供应商Nanex却有详实的数据证明这一切都是事实。

Nanex创始人Eric Hunsader评论道:“在Nasdaq把crossed的出价记作无效(non-firm)之前,有一个crossed的出价被记作有效(regular),结果其他Algos迅速做出了卖的决定。由于Nasdaq把这个crossed的出价被记作regular,来自其他交易所的出价就进不来,全国最佳买卖价价差(NBBO Spread)在1/10秒之内从1美分增加到了70美分!Nasdaq不断重复这个过程,直到Facebook股价接近42.99----这就使得Facebook股价无法在这种情况(这种情况被主流媒体称为技术故障,但极有可能是某些Algos的刻意所为)下再冲高。这些愚蠢的Algos造成了Facebook IPO的短路。”

可悲的是,数百万人们被Facebook IPO的神话吸引,毫不知情的进入了屠戮沙场被Algos洗劫一空。以下报告来自Nanex,像一个法医那样解剖了Facebook IPO的惨败:


  “2012年5月18日,在Facebook IPO开始后的数秒钟,我们注意到了一些反常的现象:Nasdaq的报价里出价大于问价。这属于Crossed的现象,一般只在不同的交易所间出现,但是一般绝不会在同一交易所内出现。

当Nasdaq的问价低于出价(crossed),这个报价被记作无效(non-firm ),表明其中有猫腻,然后软件会把这个报价排除在NBBO Spread的计算之外。但是Nasdaq把最初的Crossed的报价中的一个误记作了有效(regular )!是的,软件也会出错,叫作Bug。

紧接着,Nasdaq的报价从有效(normal)又变成无效(non-firm),你会发现来自其他交易所的报价就进不来了。我们把这个过程截屏下来,做成了一个Video:http://youtu.be/NoKUGwNxfCE

把Crossed报价记作有效(regular )往往会导致NBBO Spread在1/10秒内从一美分暴增到70美分。需要理解的一个重要信息是,Algos的主要Input就是其他交易所的有效报价,因此不难理解Nasdaq的这个被记作有效的Crossed报价也影响到了其他交易所的Algos。

值得注意的是来自其他交易所的报价无法突破Nasdaq的记作有效的Crossed的报价$42.99,这个报价在开盘后30秒内就出现了,而且卡在那里一直到下午13:50。有没有可能是这个原因造成了Facebook IPO股价没有出现预料之中的涨幅(Pop)呢?”

图一:NBBO NBBO Spread和Nasdaq 报价

黑色:买价<问价(normal),黄色:买价=问价(locked),红色:买价>问价(crossed)

图二. Nasdaq的记作有效的Crossed的报价$42.99把Facebook的股价封顶了

图三.NBBO ,ARCA报价和Nasdaq报价(black = normal, green=non-firm).

图四.与图三记录同样的时间区间,表示NBBO,Arca交易数据(红圈)和Nasdaq交易数据(黑圈)。

图五.表示当Nasdaq报价从Non-firm变成normal,各交易所的NBBO Spread如何收紧。

Chart 6. Just before Nq Quote changes to non-firm, a crossed quote from Nasdaq appears and is marked normal.图六.在Nasdaq报价变成non-firm之前,Nasdaq把一个crossed的报价记作有效。

图七及以下各图.其他交易所的报价开始对Nasdaq被记作有效的crossed的报价做出反应

图八.

图九.

图十.

图十一.

图十二.

以上整个过程也都体现在下面的由Eric Hunsader解说的Video之中:http://youtu.be/NoKUGwNxfCE

Algos 的危险就在于它并不需要什么基本面分析和技术分析就可以以超速度主宰市场,而且Algos 互相影响牵一发而动全身,根本就不会给依赖人脑而不是超级计算机的零售投资者以机会。Facebook IPO的惨败是不是Algos的Bugs造成的呢?还是刻意为之?因为对Facebook的需求很旺盛,有不少机构期待Facebook成为下一个股市Google,那么造成这样的技术故障就可以使这些机构以最低的成本海量吸纳Facebook股票。Facebook IPO尽管出了这样那样的状况,但海量的成交量证明了Facebook依然是个炙手可热的伟大公司,Facebook的技术故障可能不是技术故障。

如果有一天,赤裸的施瓦辛格从天而降来到Nasdaq或纽约证券交易所,我不会感到惊讶,因为只有终结者才能拯救Facebook IPO。

查看 吴迪 所有文章

加入全球品牌网项目库
·拥有独立商铺,免费发布项目!
本站微信公众号:创业加盟项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众号:创业加盟项目大全

关注创业,关注项目,每日精选各领域有趣文章。(微信扫描如上二维码,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