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同盟漏洞多
2019-05-16 全球品牌网  陶冬

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


欧洲领袖终于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在货币同盟的基础上,寻求建立财政同盟。

12月10日,欧元区十七国及另外九个欧盟成员国领袖,于布鲁塞尔签署财政公约,在“法律执行的框架下”,增强财政纪律,籍此消弭欧洲的债务危机,振奋市场信心。

此次峰会的几项主要安排如下:

  1)各国政府承诺平衡财政预算,每年结构性财政赤字不得超过GDP的0.5%。

2)一旦某国财政赤字突破3%的红线,政府将被“自动罚款”。

3)欧盟严格监督和评估财政纪律的执行情况,欧洲法庭也拥有强制执法权。

4)欧洲稳定机制(ESM)提早至2012年中成型,运用5000亿欧元稳定市场。

5)十天内确认各国央行向IMF提供最多2000亿的双边贷款,由IMF负责欧债援救。

6)放弃PSI“自愿减债”做法,对民间债权人的要求按IMF原则办事。

德国总理默克尔称此计划为“迈向稳定同盟的突破性一步”。法国总理更直言,欧洲以坚实、全面的措施,向世界表明了解决危机的意愿和能力。这是欧洲领袖一年中第四次,对欧债危机做出紧急救援行动,每一次不是“决定性的”便是“最终的”方案,每一次都以失败收场,迎来更大的危机。笔者相信,这一次也不例外。

公平而论,这次欧债解决方案,与过去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有所不同。领袖们试图通过财政同盟,解决货币一统与财政分散之间的结构性错位,并在宪法框架下将其固定。这种错位,在过去曾经带来了成员国“吃免费午餐”的心态,导致南欧国家债务暴涨,最终失控酿成危机。

然而,财政同盟不仅仅是财政纪律和惩罚制度,更必须包括财政收入的跨国再分配。这一在方案中根本没有提及。欧洲各国的经济竞争力不同,增长速度不同,税率与征税效率不同。同时各国的福利水准、基建开支不同,经济周期也不同,自然财政状况一定不同。如果弱国无法通过汇率来调整经济动力,长此以往必然会产生结构性财政赤字。解决方案:要么允许汇率调节,要么强国补贴弱国。

当年美国曾有十三个州,各有各的政府、财政与货币。当国家统一后,财长杰佛逊便安排了资金调(paymenttransfer),经济强州纽约通过联邦政府在资金上补贴弱州卡里兰纳。唯有如此,货币统一与财政统一才能长期维持,经济平衡才能长期维持。美国是联邦国家,联邦政府有能力、有义务、有权威在各州之间做出必要的资金调配。

可是欧洲是邦联,欧盟无权在资金上跨国调动,而各国政治家是由本国选民选出,对本国纳税人和税金负责。欧元区的长期稳定与均衡,不能缺少资金的必要调配,不然经济一统不过是空谈。目前欧洲领袖所谋求的财政一统(其实只是财政纪律),根本没有涉及政治上的一统,资金上的互通有无,也无意将欧盟或欧元区提升为联邦时的主权架构。

其它救援计划细节,就更禁不起推敲了。EFSF是暂时性的安排,于是这次推出ESM作为永久性市场干预机制。可是如果4400亿欧元的EFSF解不了重债国集资成本高企的难题,5000亿的ESM也无能为力。法国生怕因直接干预市场而主权评级遭到降级,于是各国出资2000亿请IMF充当枪手,但是这种掩耳盗铃的把戏怎么能瞒得过世人呢?

除此之外,此项方案需要经过各国议会批准,这个过程中出现节外生枝的可能性不小。至于之后的执行,更是未知数。其实欧元区早就有惩罚条款,只是无人去执行而已。

欧洲央行推出一系列非常规措施,向市场和银行注入流动性。但是欧洲货币当局拒绝了直接、无限量地、无条件地买入欧猪债,将债务货币化。摆明只救银行,不救国债。央行为银行提供流动性,是顺理成章的。为挥霍无度的政府买单,则只会鼓励其不当行为,最终导致货币发行失控和通货膨胀。欧洲央行的拒绝,在笔者看来符合经济学原理和监管准则。可是没有欧洲央行的鼎力配合,欧洲领袖连稳定今后几个月的债市都做不到,遑论重建财政机制,有序地化解欧债危机。

欧洲提出财政一体化,是一个进步,不过实现此目标的步骤似乎不甚明确。笔者并未看到清晰的欧洲走出危机的路线图,也未看到欧洲银行与债务危机之间划出防火墙,更未看到如何修复欧元机制中政治与经济利益错位的先天性缺陷。欧洲重陷危机,只是时间的问题。

查看 陶冬 所有文章

加入全球品牌网项目库
·拥有独立商铺,免费发布项目!
本站微信公众号:创业加盟项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众号:创业加盟项目大全

关注创业,关注项目,每日精选各领域有趣文章。(微信扫描如上二维码,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