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泡沫之后必是滞胀
2019-05-25 全球品牌网  刘煜辉

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


农业部的朋友跟我讲,原以为连年农产品丰收,会有价格下行的压力,而现在是全面上涨。

不久碰到一个在政府做政策研究的朋友,他说农民学聪明了,将自己劳动力价格上涨计入了农产品。

我讲是政府明白了,每年粮食按计划在调粮食收购价来增加农民收入,因为中国主要粮价比海外市场还低两三成,农民多年来对工业、对城市的奉献也应该获得相应补偿。而其他农产品价格则受到城市成本的牵引。

土地和地产涨起来,城镇的生活成本、商务成本就上去了,工资就开始倒逼着涨。务工成本涨意味着务农的机会成本涨,于是牵引着农产品涨。这可能是政府最担心的货币向CPI传递的通道。

理由之一,其实中国的物价通胀早就飞得老高了。服务性价格最大成本是地价,好在很多服务性价格进不了CPI,这是市场喜欢的,因为楼价股价可以继续炒。至于小麦、面粉没涨多少的话,餐馆的面条就不能涨,这样的逻辑,只有发改委会这么想。郎咸平说中国的日常消费品美国差不多,稍好一点的消费品(甚至很大部分原产地就是中国)都比美国贵得多。而中国家庭收入只相当于美国人的1/10。很简单的道理,中国的商业成本根本不支持厂商“薄利多销”的营销策略,面对伴随地价快速上升的商业成本,只有靠着高价低量策略为生,国内卖不出去的,就靠政府财政补贴卖到国外去,到国外倒是可以实现“薄利多销”。因为国外的资产价格低。转了一圈,你可以看到中国式通胀的路径:货币-资产-物价,当然这个物价是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物价,而非统计局的CPI。

理由二是过剩产能抑制通胀(诸如此类的道理如产出缺口、储蓄大于投资等等)。产能背后是资源,资源总是瓶颈吧。资源基本完成了寡头垄断的市场布局。因此,当需求下降时,不是降价,而是限产。制成品商家饱受其苦后(利润压缩),他也只能减产能,供给若比需求掉得快,学过经济学的应该知道这个常识的结果。

坦率地讲,我对传统的产出缺口对通胀压制作用越来越不信任,在全球化高速推进十余年后,现在的产品价值构成中,制造部分的附加值占比越来越低,而基础原料和无形资产的高附加值成为主体,以钢为例,铁矿砂和焦煤的成本就占到了钢价的70%以上。

理由一和理由二某种意义上讲也是相关的,产能过剩、产出缺口、储蓄大于投资根子在收入分配恶化,有效需求才会不足,国内形成的购买力与产能相比极其悬殊,才会有顺差

而另一面则是越是贫富悬殊,越可能形成资产泡沫,这是个经济规律,财富越是向少数人集中,资产就越成为资本追逐的游戏,甚至一些原本看起来只可能是消费品的东西,也可能脱离消费品属性,成为资本品,如水仙花、普洱。

天方夜谭吧,当中国的大蒜辣椒都成为过剩资本攻击的对象时,通胀实际上已经病入膏肓。剩下的结局就是滑向滞胀,当过去经济增长的原动力在资产泡沫中消磨殆尽以后。

你看看,问问身边的朋友、学生,我们现在是全民思“炒”。对于前途的失望,使得累积财富的第一念头想到的就是“炒”,而不是创业。因为货币贬值速度远超创业的财富增速,所以失望了。现在利润来得最快全是交易性机会,我相信,像马云那样的公司,未来几年都很难再现了。

关于未来,我有一个悲观的基本判断,中国未来泡沫破灭,不太可能由内部主动力量去刺破,很大可能会来自外部冲击(美国的实业再造和中兴)。中国救赎之路在于转型。转了型,泡沫就做实了,所谓转型就是泡沫软着陆。当然,有泡沫也就转不了型。资产价格这么高,能完成城市化而实现需求崛起吗?

我们事实上已经错过了一个低成本、快速城市化的路径(看看周边赶超型国家都是抓住了低成本时期,突进城市化的),经济学上叫路径依赖,真有点“回头再难”。综观现代国家的发展史,大的社会利益格局调整,总是在经历剧烈社会和经济阵痛才发生的。中国若连短期的经济正常减速都不愿意承受,又如何能完成结构转型吗?当过去经济增长的原动力在资产泡沫中消磨殆尽以后,剩下的结局当然就只能是滞胀。

查看 刘煜辉 所有文章

加入全球品牌网项目库
·拥有独立商铺,免费发布项目!
本站微信公众号:创业加盟项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众号:创业加盟项目大全

关注创业,关注项目,每日精选各领域有趣文章。(微信扫描如上二维码,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