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制度改革的根本问题是实现私有化
2019-05-27 全球品牌网  卫祥云

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


土地制度改革的根本问题是实现私有化


  ——兼与华生教授商榷

全国人民瞩目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即将召开,所谓的习、李改革路线图与时间表包括了价格、财税、金融、行政、土地和户籍等六大领域,确实吸引了很多关心改革的人们的眼球。从国内舆情看,人们显然对十八届三中全会的议题给予了高度的关注和许多期望。但从各种渠道的信息分析,我认为可能不会有实质性的大的变革举措。因为不管是财税体制改革,还是城镇化改革,拟或是简政放权,都未能触及到或正视一些敏感问题的研究解决。很多要害问题不仅在目前的政府智库及高层智囊未形成一致意见,就是在一些独立的民间智库和独立学者中也尚未形成较为一致的观,而不同观点与思想之间的碰撞就更少了。所以说,在这种状况下,指望中央高层有什么突破性的改革举措几无可能。但是,作为独立学者,就必须敢于正视和不能回避敏感的现实问题。我认为目前中国的这个改革、那改革,归根到底和最为关键的改革,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改革,就是土地制度改革。而土地制度改革的根本问题是实现土地私有化。

首先,要明确“土地改革”和“土地私有化”两个概念。

什么叫土地改革?目前在我国就是要改变“国有土地”和“集体所有土地”的产权现状,实现“国有土地”和“私人所有土地”两种土地产权所有制形式。

什么叫土地私有化?目前在我国就是要把“集体所有土地”变为“私人所有土地”,实现土地产权的所有权、经营权、收益权、交易权和继承权的高度统一。与此同时,暂不实行国有土地的私有化改革。

明确了“土地改革”和“土地私有化”的概念,就为我国目前的土地制度改革奠定了基础。如此改革,完全是在遵守国家宪法的大原则下的设计思路,既符合当前主流意识形态的需要,又可以当作是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坐实改革的英明决策和创新之举。

如果这项改革能够推进和突破,当前中国的三农问题,城镇化问题、户籍制度改革和人口自由迁徙等问题才会得到很好地解决,建设城乡一体化的目标才有实现的可能性。

以上观点只是一家之言,在提供给关心中国土地制度改革的学者“疑义相与析”的同时,我认为对目前中国土地制度改革问题上的一些似是而非的观点需要澄清,以便为顶层决策和设计提供可以借鉴的思路。

华生教授是近年来对中国改革研究比较深入和有影响力的学者,其在《中国青年报》上关于“新型城镇化”问题的一些观点和看法我也基本赞成。他也提出了“城镇化转型必须从土地制度入手”的改革思路。但他在回答:“当前城镇化的症结在于农村人口可以自由流动,但土地却不可自由流动,因而出现了农地入市、集体土地自由流转等建议,从而让农民原先占用的乡村土地和他们需要落户的城市非农土地完成一个转化,以此降低农民的进城成本”时认为“关于这种思路,最低端的建议就是土地私有化。”

文章写到这里我必须原文引用华生教授的一段话:“问题是农地入市,暴涨的只是城郊的土地,而广大农村地区的土地就是不值钱的。越是私有制市场经济地价格分化就越严重。我看了资料,现在美国、欧洲的农村土地就是几千元人民币一亩。台湾也有‘土地为粪土,市场是黄金’的说法。而我们进城打工,迁徙到城市的农民工群体大多数都是来自中西部农村地区,他们老家的土地是廉价的,永远都不值钱。所以,房地产商拿地总强调‘位置、位置、位置’,北京密云的地和天安门的地能是一个价吗?如果土地私有和自由流转就可以解决农民进城落户问题,世界上土地私有的发展中国家还会有那么多贫民窟吗?”

华生教授讲得没错,他讲的城郊与农村土地的对比,台湾土地的例子,密云的地和天安门的地相比较,私有制下土地价格的分化都不过是说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即级差地租的存在。而可以商榷的是:他讲的并非是土地私有化。

这里有两个问题需要澄清。一是目前在中国农村实行的农地入市也好,集体土地自由流转也好,都不属于土地私有化改革。这种不解决土地产权到人的确权改革,问题多多,贻害无穷,顶多也是一种伪私有化或伪改革(我曾撰文呼吁停止这种改革)。二是土地私有化只有在解决产权到人的基础上,才可以实现交换、出售和继承的完整统一,才能够体现土地应有的价值,才能够带来长期的土地制度改革红利。当然,在土地改革确权的初始阶段会由于级差地租的存在产生不公平现象,但这是改革的成本,是释放制度改革红利“长痛不如短痛”必须付出的代价,对此只好“两利相权取其重了”。我想华生教授是不能够将目前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中存在的问题和还会产生的问题归咎于土地私有化改革的。至于“世界上土地私有的发展中国家还有那么多贫民窟”也是客观事实,可以通过发展和深化改革逐步得到解决。而我们目前面临的问题却是:即无房可住的人自己建造“贫民窟”还得不到允许呢?

其次,关于土地私有化改革的研究和讨论必须破题。

目前,在我国对土地制度改革的研究很多,但对土地私有化改革的研究还处于“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状态,尤其是主流媒体和政府的舆论似乎对此讳莫如深。

目前,我国政府智库所谓的三农问题专家为主的观点是中国目前不宜实行土地私有化,理由似乎只有一条,即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一旦土地私有化以后,有些农民会把土地换酒喝,造成社会问题或引发社会动乱。而认为应该实有土地私有化的主要学者有秦晖、陈志武、周天勇、江濡山和谢作诗等人。我个人也属于支持土地私有化改革的经济学人,我的观点详见“确立土地改革的二元思维”(见价值中国网http://www.chinavalue.net/Finance/Blog/2012-5-7/902076.aspx)和“如何释放土地制度改革的红利”(见价值中国网http://www.chinavalue.net/Finance/Blog/2013-5-6/970273.aspx)。

不过,这只是我孤陋寡闻的不全面了解,可能还有许多支持土地私有化改革的人士不为我知。而在上述学者中尤其是知名学者秦晖教授和陈志武教授对土地制度改革的研究和论证已经非常深入和具有很强的说服力了。如果能够引起更多的学者和改革决策部门关注就好了。至于能否纳入顶层设计,那得要看政治家的审时度势和勇气。

查看 卫祥云 所有文章

加入全球品牌网项目库
·拥有独立商铺,免费发布项目!
本站微信公众号:创业加盟项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众号:创业加盟项目大全

关注创业,关注项目,每日精选各领域有趣文章。(微信扫描如上二维码,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