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全球金融资本主义?
2019-06-11 全球品牌网  向松祚

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


一个真正全球性的货币和金融市场对人类经济各个方面究竟具有怎样的意义和影响,我们至今还知之甚少。毫无疑问,唯有从全球货币金融体系的角度,才能真正理解金融危机爆发和传导的机制,理解各国贸易和国际收支的机构及其宏观政策含义,从而真正理解国际资金流动对各国经济的深刻影响,理解汇率动荡的本质;唯有从全球货币体系和金融体系的角度,才能理解当今世界各国的财政货币政策所面临的外部约束,我们才能制定正确的国际经济和产业战略,制定恰当的经济和金融安全战略。

产业资本主义时代催生的技术创新、全球性产业分工体系和贸易体系为全球金融资本主义体系的崛起提供了基础条件,全球金融资本主义的崛起反过来极大地推动了技术、产业和贸易的全球化,并开始迅速支配和主导全球产业分工、贸易、价格、资源配置和财富分配体系。

全球金融资本主义体系是一个崭新的经济生态系统。这个全新的经济生态系统已经和正在重塑全球产业价值链、价格和资源配置体系、财富和收入分配体系,重塑每个国家的宏观经济战略、货币金融和汇率政策、产业发展策略。今天,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忽视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哪怕是微弱的变化,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忽视国际资金流动和汇率动荡,各国货币政策皆深受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的制约,甚至是决定性的影响。

与此同时,全球金融资本主义的新经济生态体系正在颠覆传统的经济理论和政策思维。我们所熟悉的货币数量理论、凯恩斯IS—LM模型、购买力平价和利率平价理论,以至整个经济学,都是基于以各个国家为主体的封闭经济体系经济学家的基本思维范式是各个封闭国家之间的贸易、货币和金融平衡(均衡),西方经济学的所有宏观模型皆源自这个基本的封闭经济假设。然而,全球金融资本主义体系将所有国家的经济彻底改造成为开放经济体系,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封闭起来,只有全球金融资本主义经济体系本身才是一个封闭的经济体系。基本封闭经济假设的所有经济模型皆在失去解释能力。

全球金融资本主义时代,货币数量论无法解释全球或个别国家的通胀或通缩,购买力平价理论无法解释汇率的波动,利率平价理论无法解释各国利率和汇率变动的关系,汇率波动和生产力增速差异亦无法解释各国利率和汇率变动的关系,汇率波动和生产力增速差异亦无法解释各国的贸易和国际收支变动,IS—LM模型无法作为国家宏观经济政策的基础和指南,风险分散模型无法阐释国际资金的流动方向,边际生产力学说无法解释全球和各国的收入和财富分配失衡。

最麻烦的是,数百年来的西方经济学理论,始终回避或忽视物理学和生物学所揭示的宇宙自然和生命演化的规律和真理,将人类经济体系与宇宙自然和生命演化过程完全隔绝开来,经济学变成基于抽象人性假设的象牙塔学问,甚至成为一种纯粹的数学游戏。很多时候,当我们试图运用所谓主流经济学来解释金融危机、经济衰退、贫富分化、汇率波动、资金流动和其他众多全球性经济现象时,我们发现变量之间的逻辑关系似乎完全颠倒过来了。我们确实需要全新的经济理论来解释全球金融资本主义的运行机制。

地球自然生态系统的演化和突变历史表明,新的自然生态体系突变和崛起并占据支配和主导地位,占据自然生态链的高端,将持续不断地侵略、毁灭、蚕食和改造旧的生态体系。譬如人类崛起之后,逐渐形成以人类为中心的地球生态体系和生态链,从根本上改变了地球生态系统。与此同时,人类生态体系和生态链亦必然深受其他生态体系和生态链的影响和制约。

同样,新经济生态体系的出现,必然重塑整个人类经济体系的价值链和生态链。蒸汽机的发明和煤炭的广泛使用,石油的发现和重化工的兴起,电力的发明和人类生活全方位的电力化,内燃机和汽车的发明,公路网的兴建,电报电话和无线通信的发明,电脑互联网的崛起和人类生活全方位的数字化,皆是新经济生态体系崛起并全面重塑经济生态链和价值链的经典故事。

然而,新生态体系的突变和崛起,并不意味着旧的生态体系消失殆尽。旧的生态体系可以继续存在,与新的生态体系共存共生,只是新生态体系将居于整个自然生态体系的支配地位。

商业资本主义的兴起,并没有完全消灭传统的经济形态和市场交换模式,传统经济形态和市场交换模式长期存在,只是商业资本主义经济形态开始主导资源配置、收入分配和价格体系,商业资本家开始主导各国经济政策;工业资本主义崛起,亦没有消灭商业资本主义,只是工业资本开始主导资源配置、收入分配和价格体系,工业资本家开始左右和支配国家的经济政策;金融资本主义兴起之后,工业资本主义继续存在,然而金融资本开始主导商业资本和产业资本,金融资本家开始成为资源配置、国家经济政策、收入分配和价格体系的主导者和决定者;全球金融资本主义兴起之后,全球金融资本和货币体系开始主导全球产业分工体系、资源配置和价格体系、收入和财富分配体系以及各国的宏观经济政策。全球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相融合,形成各个行业的垄断资本,形成财雄势大、富可敌国的跨国公司或全球垄断企业,纵横世界。

某种程度上,商业资本主义和工业资本主义都是全球性的资本主义体系。然而,只有当资本主义演变到全球资本主义阶段,资本主义经济体系才真正成为一个全球性体系。商业资本主义的全球化程度相当有限,产业资本主义的全球化程度大幅提升。金融资本主义兴起之后,不仅彻底改变了金融资本本身,而且彻底改变了产业资本和商业资本。商业资本和产业资本随着金融资本的全球化而彻底全球化。

深入认识全球金融资本主义的兴起及其内在机制,不同经济生态体系的本质区别,主要看哪些产业居于经济生态链的高端和支配地位,哪些市场居于市场体系的高端和支配地位,哪些价格居于价格体系的高端和支配地位。

我们分析产业分工层级结构或产业价值链层级结构的本质。产业分工体系就是产业价值链结构或价值链体系。价值是经济学的基础概念,亦是经济体系赖以运转的枢纽,是人类经济生活的本质。价值容易定义却很难度量。理论上,凡是能够满足人类一切精神物质需求者,皆是价值。如此定义的价值,无法以数值度量。经济学者发明的国民收入核算体系或国内生产总值度量体系,仅仅能够衡量价值的一小部分,即人类劳动本身所创造的那部分物质财富或价值,自然所赋予我们的宝贵价值,譬如美轮美奂的自然、潺潺清澈的流水,清新甜美的空气等,皆无法准确量度。自有历史以来,人类所创造和积累的宝贵精神财富,没有人能够准确量度其价值。然而,如果没有这些宝贵的自然和人文精神价值做最后的基础,人类一天也无法生存下去。现代国内生产总值崇拜症的根本谬误就在于过度重视人类所创造的那点儿物质财富,忽视乃至无意和蓄意破坏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天赋价值和人文精神价值。

其实,价值链的理念不必局限于物质生产领域。自然天赋价值和人文精神价值同样具有价值链。从宏观经济生态体系角度,我们可以将人类一切活动概括为价值的创造、交换、分配、传播和消费。人类经济生态体系是物质流、能源流、信息流和价值流四者合一的动态体系。所谓价值链,就是经济生态体系中价值流的流动方向,亦即价值创造、交换、分配、传播和消费的方向和结构。一切经济活动的本质,都是能源的转换、交换和耗散,经济价值流的方向和结构必然与能源流的方向和结构相一致。因此,任何经济生态体系里,占据主导和支配地位的能源形态、与该能源形态相关的一切技术和资本,必然居于经济生态体系价值链的高端。人类经济从传统经济演化和突变为商业资本主义、产业资本主义和金融资本主义生态体系,背后的核心动力源泉则是能源形态以及与之相关的技术、产业和金融的演化和突变。

任何自然生态体系都具有核心动力源,并以此为中心形成独特的生态链或生物链,人类经济体系亦具有独特的核心动力源,并以此为中心,形成独特的产业分工生态链和价值链。价值链是一个能源转换和交换体系,一个能源耗散体系,一个热力学体系,一个技术体系,一个管理体系,一个价格和资源配置体系。地球生态体系里,处于生物链或生态链最高端的生物或生命形态之生存和发展,对价值链中其他生物或生命形态具有决定性影响一样。经济生态体系里,处于产业或企业价值链最高端的产业、企业、资本或个人,就决定了整个产业链的资源配置、价格体系、管理模式、财富和收入分配格局,对于整个经济生态体系的生存发展具有决定性作用。

查看 向松祚 所有文章

加入全球品牌网项目库
·拥有独立商铺,免费发布项目!
本站微信公众号:创业加盟项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众号:创业加盟项目大全

关注创业,关注项目,每日精选各领域有趣文章。(微信扫描如上二维码,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