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业转型升级之路,如何走?(上)
2020-09-02 全球品牌网  于斐

沿着旧地图,一定找不到新大陆。

转型是找死,不转型是等死。”许多老板有些感叹。

在谈转型之前,先来看看下面这个案例,可以给我们什么启示:

体育明星刘翔是中国体育田径史上、也是亚洲田径史上第一个集奥运会冠军、室内室外世锦赛冠军、国际田联大奖赛总决赛冠军、世界纪录保持者多项荣誉于一身的运动员,可谓中国人的骄做。

可是你知道吗?刘翔训练跨栏竟然是半路出家。1993年,刘翔在刚刚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被选入上海市普陀区少年体校。当时刘翔主要训练的是跳高,100米短跑是辅助训练项目。然而,他在这两个项目上的成绩都不太好。因为身体条件的原因,刘翔在体校老师眼中原本只是一个中等之オ,或许终其一生也不会有什么非凡的成就。可是在一次上海市青少年田径赛中刘翔被跨栏教练方水泉看到了。在方教练的眼里,刘翔“速度快、爆发力好、脚踝力量强,是块练田径的料,同时腰太长、韧带紧,也限制了他在跳高上的发展。”他在练短跑的运动员里是跳得最高的,在跳高运动员里是跑得最快的,什么项目能结合这两种特点呢?当然是跨栏!就这样,刘翔转型了,并在雅典奥运会上以12.91秒的成绩一战成名成为中国人的骄做。刘翔变了吗?

没有。改变的只是他的竞技环境。所以,每个个体都有最适合自身的生存环境。即使个体不改变,我们通过改变其所处的环境,也能改善个体的生存质量。

现在回到企业界,企业为什么要转型?目的是什么?是因为转型符合发展方向,还是因为竞争对手先行一步?转型是经过了深思熟虑还是一时兴起?

事实上,所谓转型,目的是帮助企业达到持续增长的运作模式。

不少企业老板,以往处在一个线性的思维方式上,遇到低增长、遇到波动想到的是减库存、减成本,熬冬天,熬一熬,希望能够熬过去。事实上,未来所有的机会都不是从历史的周期的变动中来的,是从结构性变化来的。改变线性思维模式变成结构性的思维模式,这是企业家能够成功的第一点。

当前面临世界百年之大变局,从企业的角度来说,根本的变化,是要从一个线性的、一个周期性经营的环境,走向一个结构性的面的颠覆性的破坏的环境。

因此,企业要想在一个变化的未来赢得竞争,第一件事是改变线性思维方式,走向一个面的结构性的思维方式。因为未来的一切,一切的机遇都在面和结构之中产生。

消费互联网时代的眼球经济之争,已转向到了产业互联网时代的价值经济之争。

在这被变化加速的时代,我和蓝哥智洋团队通过“传统企业互联网转型升级”咨询服务,帮助客户围绕消费升级,以互联网工具为纽带,重新规划品牌战略,强化消费场景和消费体验,将所有跟消费者有关系的营销工作,系统化并全面升级其服务形态,一个没有做好顶层设计的企业,肯定走不远!他们会因为对战略规划的误读,和急功近利的思维模式付出代价。

因此,企业要形成全新内容传播通路和内容平台生态,建立全方位客户服务体系。企业品牌塑造和营销,是一对互为依附又互为作用的孪生姊妹,直接关系到企业的生存空间和企业的兴衰。没有行之有效的营销,企业的品牌无从谈起,没有品牌的企业,企业的营销必定滞塞。企业的成功必定是企业品牌塑造和营销策略的统一成功。

为此,根据客户实际情况,我们针对业务结构进行了全面梳理,压缩、剥离了不重要的业务,突出重点和潜力业务。从增强自身造血功能出发,整合资源、设计流程、优化模式,构建业务的生态系统和全价值链,促进优势的再生,变身高富帅。

面对当前的困难和挑战,企业到底应该如何应对呢?除了政府不断出台并完善相关政策措施、营造良好发展环境外,关键还是在企业自身的创新发展、规范管理。就是要转型升级、提质增效。

那么,我国制造业转型中面临的变革之路是怎样的呢?

2010年,中国制造业产值占全球制造业的19.8%,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制造业大国,到2015年中国已经连续6年保持全球第一制造业国家地位。但另一方面,企业平均净利润水平长期低迷,与发达国家制造业这一数据比差距巨大。如2016年 《财富》500强企业排行单显示,中国大陆的36家制造业企业平均利润水平只有美国的1/5、德国的1/3、韩国的1/4。这就要求我国在制造业转型过程中,认清当前国际背景,结合自身特点,把握发达国家再制造业战略给我国带来的机遇,正视带来的挑战,完成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转身。

1、工业4.0会带来生产组织方式的变革,丝毫不亚于技术本身变革带来的冲击。

工业4.0要求自动化系统能够思考和自主工作。

换句话说,它假定当前正在生产过程中使用的自动化系统可定制,即系统将能够执行大多数目前需要人为干预的任务。与此同时,人的因素仍然是重要的,工业4.0标志了从僵化、集中的工厂控制系统转向分散的智能系统。另外,由于客户需求的难以预计性,制造业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这意味着工厂和机器需要以不同于目前的方式进行组织,因为制造商必须迅速对客户的需求做出回应,这会影响自动化系统本身的设计。因此,工业4.0带来的生产组织方式的变革,需要密切关注,这丝毫不亚于技术本身变革带来的冲击。

2、建设适应先进制造业发展的、配套的基础设施体系,适应劳动力资源禀赋逐渐失去优势的现状,将成为吸引外资的下一个热点。

继续吸引外资的动力不再是低工资或者说是劳动力资源禀赋,而是自动化、分享经济和先进制造,政府应提供这样的制度环境与基础设施。建设适应先进制造业发展的、配套的基础设施体系,促进中国制造企业参与国际竞争。

工业4.0设计了未来制造业生产模式,这种新模式给企业和产业基础设施建设提出了极高要求,没有质量好、成本低、效率高、服务优的配套基础设施,“中国制造2025”就难以落地实践。基础设施建设是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的必要前提,同样是一个发达产业发展壮大的先决条件。各国产业发展的历史表明,基础设施建设在工业化初期与中期都发挥过先导性作用。

美国五大湖工业区德国鲁尔工业区等著名工业区,以及20世纪50年代后,由于第三次工业技术革命兴起而催生的一些新兴工业区,如印度的班加罗尔工业区、日本的九州岛工业区、意大利东北部和中部的新兴工业区、德国南部的慕尼黑工业区、英国苏格兰中部的工业区等都是以运河、铁路网和公路网以及信息网络的建设得以发展起来的。

3、立足于自身优势领域,改变依靠低工资战略与低成本战略促进经济增长的方式。

目前受益于低工资水平,使得追求高效率和低成本的公司将其生产厂向东南亚以及该地区的新兴经济体迁移,如中国、印度和泰国。

然而在中国要素禀赋结构发生变化之时,德国、美国等发达国家都开始了制造业复兴之路,双重压力带来的我国制造业成长困境不能依靠低工资战略来克服。我国可以利用不同国家制造业各自侧重点的不同,发展自己的优势领域。如美国制造业创新网络所涉及的重点突破领域包括前沿关键技术研发、制造工艺提升和生产流程优化 (如智能化工业软件、数字设计系统) 等多方面。德国在装备制造领域有着很强的技术实力和工艺水平,制造业与现代信息通信技术对接是其重点关注领域。

对于中国来说,我们在轨道交通装备、高端船舶和海洋工程装备、工业机器人、新能源汽车、现代农业机械,高端医疗器械和药品这六个领域具有优势,应该在这些领域像发达国家那样注重知识产权和标准制定,如以轨道交通装备为例,由于中国幅员辽阔,地形复杂,气候多变,被极寒、雾霾、柳絮、风沙“淬炼”出的“中国标准”正逐渐超越过去的“欧标”与“日标”,被越来越多的国家采用。因此,在面临工业4.0的挑战时可以处于领先地位。

据了解,在日本100年以上的长寿企业有26144家,持续经营200年的长寿企业也有3146家,世界第一……而在中国,这个数字不会超过6家。日本的家电品牌,如松下索尼东芝夏普,在战后崛起成为全球第一梯队,但到了2000年以后又受到全球经济冲击,不断萎靡。

以松下为例,它已经不是一家家电公司。松下2018年的营收目标是10兆日元,相当于6000亿人民币,而这6000亿人民币当中只有20%是来自于家电业务。其主要业务除了一小部分家电以外,占主体的业务形态是:环境解决方案,互联互通解决方案,汽车、消费电子这一类B2B的业务。

以前松下有数码相机这个产品,在全球市场容量最大的时候是一年1.5亿台的销量,但现在这个业务转向了B端——智能手机上面。现在全世界智能手机当中用到的数码相机的摄像头和软件,松下是它们的主要供应商。这是多大规模的业务?人手一台的智能手机,目前市场www.globrand.com容量约15亿,未来可能会发展到20亿、30亿的全球规模。松下同时还给苹果三星做供应商。


于斐欢迎与globrand(全球品牌网)作者探讨您的观点和看法,于斐先生,著名品牌营销专家,美国《福布斯》重点推荐的营销实战专家,蓝哥智洋国际行销顾问机构创始人,中国十大杰出营销人,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等8家权威媒体和机构认定的“中国品牌建设突出贡献奖”获得者,团中央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创业导师,“中小板上市公司内部控制系统设计”项目召集人,《中国证券报》特约品牌顾问,中国《品牌》杂志首席专家,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浙江大学客座教授,中国保健行业十大杰出经理人,中国最具影响力营销策划100人,中国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促进会健康科技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首家省级品牌学会重庆市品牌学会专家委员。于斐新浪认证微博:http://weibo.com/lgzhiyang 微信:yufei-1966 联系电话:013906186252 网址:http://www.lgzhiyang.com/ Email:13906186252@139.com(与我联系时,请说明您是在“全球品牌网”看到这篇文章的。) 进入于斐专栏
加入全球品牌网项目库
·拥有独立商铺,免费发布项目!